## 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 文/刘永亮 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技术总监 谈及中国公益事业,先要明确“公益”一词的含义,“公益”意指有关社会公众的福祉和利益。“公益”为后起词,五四运动后方才出现,在“公益”一词出现之前,用的更多的是“慈善”一词。我们不能孤立的看待“公益”和“慈善”这两个词,因为它们是密不可分的。从结果上看,“慈善”就是“公益”,只是慈善更关注动机和行为。在现代社会我们更多的时候是把两者联系在一起,作为一个统一的社会话语乃至学术话语:公益慈善。 > 公益是指让不特定多数的社会成员普遍受益的社会活动。通常这类活动包括两大类,一是直接让公众受益的社会活动,如空气质量的改善、社会公平的实现等;二是通过改善弱势群体的状况间接让公众受益的社会活动,如扶贫济困、助学助老等。公益活动不同于由政府动用财政资源提供的公共服务,在于其主体不是政府而是政府以外的其他社会力量,资源不来自财政而来自社会。在现代社会,公益活动往往和公共服务结合起来,政府通过购买服务将大量的财政资源提供给社会组织,通过公益服务来实现公共服务,以提高整个社会的公众受益或社会福利水平。(摘自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长王名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闭幕会后作专题讲座) 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历史源远流长。孔子提出的“仁者爱人”之说,为中国的传统慈善观奠定了理论基础。道家的“积德”和墨家的“兼爱”,以及之后传入我国的佛教的慈悲观、业报说和功德观等共同构成了传统慈善活动的思想渊源。中国古代的“义仓”、“义舍”、“义学”等都是具有纯粹自发性质的慈善行为。另外因救荒赈灾而成立的很多善会、善堂构成了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公益慈善事业的主体,在战争和灾害救济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包揽了全体社会成员最大限度的就业、基本福利、全国的灾害救助等,使得国家力量全面取代公益慈善组织。这种现象一直到改革开放之后才得以打破。从1980年开始,陆续出现了一系列慈善组织。 1981年7月,中国首个现代意义的公益慈善团体“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成立,这也意味着中国公益慈善事业走上现代化之路,表明公益慈善步入一个崭新时代。 1989年的“希望工程”毋庸置疑的成为中国最受关注公益品牌,大眼睛几乎成为了公益事业在大众心目中无可替代的符号。 1998年张北地震以及长江流域的洪涝灾害,各地公益慈善组织凸显了在抗震救灾中所起的作用和和社会影响力。1999年《公益事业捐赠法》颁布实施,日常捐赠和应急捐赠便伴随在国人左右,对弱势群体、文化保护和生态环境的关注也纳入了慈善公益机构的视线。之后的10年,我国慈善事业进入一个飞速发展的时期,几乎是每年一个台阶地跳跃式发展。 2008年,由于南方冰雪灾害、汶川地震等重大事件的发生,全国的公益慈善捐赠总量达到1070亿元,中国的公益慈善实现了一个从50亿元到200亿元,再到超过1000亿元的突破,让2008年的公益慈善事业成为中国慈善史上一座里程碑,2008年也被称为中国的公益元年。 在社会公益慈善的繁荣背后却暗藏忧患,随着“郭美美红十字会事件”、“天价餐费”、中华慈善总会“尚德门”事件、宋基会事件等,2011年成为了公益慈善的问责年,涉及众多巨头公益慈善组织,产生巨大影响。直到2012年,中国的公益慈善一直触底未反弹,而这引起整个社会公益慈善的思考与变革,所以2012年也是中国公益慈善变革的一年。 也是在2012年,互联网公益、草根公益在大众对公益慈善异常怀疑的眼神中悄然兴起:新浪微公益平台上线,提出“平等地成就每一个用户的求助和爱心”;腾讯公益则以打造社会化公益平台为目标,开启了“月捐”、“乐捐”项目。这是一场由互联网所主导的公益领域的一场革命,它为公众参与公益活动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社会捐助的资源开始慢慢惠及刚刚兴起的草根公益组织。 2013年是新媒体传播工具在公益组织大范围推广和应用的一年,一直处于生态链底层的草根公益组织通过微博和微信等互联网新媒体工具能发出与业界大佬同样的声音,这一点极大地促进了草根公益组织在中国基层发展的积极性。 新媒体推广的高潮过后,2014年我国的公益事业又迎来了公益众筹的元年。有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公益众筹市场规模达到1272万元,参与者达数十万人次。公益众筹作为传统筹募善款的重要补充方式,能助力一些草根公益组织解决筹款困境,从而为公益慈善事业带来全新的发展模式和动力。 2015年到2016年公益+互联网的结合不断在优化和加强,特别是2016年3月《慈善法》的出台是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更多的群体和资源开始关注公益慈善领域,大量的IT产品以及互联网平台开始向公益组织开放。比如微信群、微信公号及众筹平台的广泛应用,使得公益组织的宣传推广和资金筹募等工作更加便捷和高效。 但在公益组织借助互联网发展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注意到,中国公益组织的发展还处在初期,组织内部的管理工作相比宣传推广和筹资两部分工作还是非常薄弱的,公益组织在内部行政、财务、项目及资源管理的信息化程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让我们一起期待更多、更深层次的信息技术+公益的可能!